我心依旧荣耀棋牌
当前位置:荣耀棋牌 > 心灵鸡汤 > 遗少

遗少

栏目:心灵鸡汤 来源:荣耀娱乐棋牌官网 作者:www.5719.cn

  遗少
  
  1992年,7月8日,这是我的生日。
  
  那一天平平常常,院子里没有佛祖显灵的光环,也没有惊天霹雳,只有走廊里父亲焦急的等待,只有手术台上母亲痛苦的表情,只有稀稀落落的人群不经意朝向产房的目光。
  
  所以我是很普通的,像大多数人一样。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80‘后,90'’后的说法,我还是真的喜欢这样的概括,简约而不简单。
  
  我是一个堂堂正正的90‘后,无可争议。
  
  但是我在某种意义上确实一个遗少,在上世纪遗留的8年里,在生命的起端里。
  
  遗少,如此讲,我是有着百种的感慨的,这个自我或褒或贬的称谓里透露的一切都将是人生的一抹沉重和悼念,肃穆而略含羁绊。
  
  我没有显赫的出身,既不是生于王侯将相,亦不是富商大贾,我的出身卑微而现实,但却有着无与伦比的自我敬仰和崇拜。
  
  曾经是羡慕过一些人,羡慕那些出手阔绰,谈吐宏大不羁的人,认为那是生命的底气,有一种孤高临下的满足感,总觉得他们的生命是华丽的,像是绸缎包绕的皂荚树,这与生俱来的背景将是一种公平或者不公平的恩待,而我不能攀及。
  
  但现在想来,当时自己是傻的,那些原认为无比欣赏和嫉妒的东西好空虚,登不上大雅之堂,而我所有的财富确是一直伴随着我,激励和影响,督促和鞭策。坚实而幸福着。
  
  生在农村,看惯了篱杖与青砖,看惯了黝黑的脸庞和锄头,所以在走出那个地方时,那熟悉的阡陌,比我年长显得破败下来的柳树都是那么的含情脉脉,伴着八月一团团簇拥在胸脯的热气,给了我最后一次仆人似的毕恭毕敬,最后一次奴婢似的谨慎和担忧,我,则显得仓皇。
  
  故乡给了我童年黑色的记忆,那里一片片平平整整的土地,沟沟垄垄如仔细雕刻般笔直,凹凸有致,让人觉得奇妙无比。我喜欢躺在那条沟里,尽量让身体填满它,却始终做不到。看眼前的蚂蚁一晃而过,钻进土块里,于是我对着那个不规则的土块产生了好感,但终究我是钻不进去的。直到亲眼看见亲人的下殡,才意识到落叶归根,终有一天,我会和他们一样,和一枚树叶一样,在养育过我的土地下睡去,安详而惬意,在给了我无尽贴心与享受的土地上,亲手挖出一个坑,葬自己一生的回忆和感激,让漂泊的灵魂得到安宁。
  
  而如今身在城市,我能做的只有一直喜欢写着故乡的朴实。
  
  那些人,那些事,能让我在深夜,禁不住浓浓的乡愁与惦念,伏跪下来,朝家乡的方向深深的一拜,当我的额头接触到地面时,听到了来自家乡的久违的安慰,小心而温柔,于是我感到失落。
  
  梦想让我走的太急,失去了固有的照顾,我变的愈加胆怯而无助。那人情,地情,那些爱过我,服侍过我的故乡的一切啊,也正在思念和回想着那个皮肤里曾涂着坚韧的我吧,那个享受过你们悉心照顾的遗少。
  
  当年的我已经不在,这一刻,切肤之痛,到了极点,毫无缺漏的痛让我希望得到怜惜,你给的,或是它给的。
  
  我是幸福的遗少,在曾经的年纪里我曾有过环绕的,饱满的照料。我也曾珍惜和憎恨过,但是那一切在现在看来好无力,我不能放弃什么,放弃我矢志不渝的坚持,去重新找回那并未丢失的贴心和感情。我所要的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没有人会知道。我不再羡慕什么,尤其是那些貌似可以摞起来的财富,那些炫富后的快感和骄傲,因为我已经懂得了,我所有的和他们不一样,但却要胜于他们,因为他们不懂得什么是泥土的芳香,不懂的什么是锄禾的辛劳,他们懂得空空的所有将是他们永恒的寂寞。而我则充盈的多。
  
  遗少,以前是,现在也是,我跨越过两个世纪,见证过一群可爱的人的太多的转变和不变的朴实。
  
  我未曾是一颗珍贵的明珠,像琉璃瓦一样熠熠发光,映着另一颗。
  
  我未曾是一瀑紫红,装饰粉白和灰仄。
  
  我未曾是现代社会完美的赞者,追随繁华和随之的糗烂。
  
  我只是我,一个自以为是的遗少,我感激曾有的幸福,感激曾有的原生态的教导,感激现在的一如既往的谦卑,感激现在被遗留的正直和坚强。
  
  我就是一个遗少。无可非议。


我猜你还感兴趣的文章:
  • 用智慧叩开财富故事